庸俗路上的无尽狂奔……

星期四, 十月 14, 2004

in-the-rain

| | Bookmark and Share

今日微寒,中雨。


未拿伞,行走雨中,看着身边忙碌且小心翼翼的人们,莫名就想起了你。


我们的太多跟雨有关了。


初二,我喜欢上了你,记得那个大雨倾盆的夜吗?你应该记得的吧。我,忽然就想那样站在你宿舍的窗下,没来由的。我敲窗(你的桌子靠着窗的),希望把手中那张写满童稚的爱恋的纸拿给你,你没有开窗。我在雨中站到半夜,回宿舍之时,云飞他们早以睡得七零八落,蜡烛们也都累得东倒西歪了。


第二天,我感冒了,你也知道了的罢。记得你看我的时候,眼中带着,似颦实笑的神情,恍如昨日。那时的我心中的窃喜,你有否察觉呢?


高中了,我们只能纸笺飞鸿。但却是我如今最最回忆的时光。


高三毕业的那个暑假。是我最深处的伤痛。


微风,旧舍,石拱桥旁。


你问,我会,想念你麽?



我笑,我握起你的手,第一次握起你的手,心想,就是它吖,给了我整整三年的一沓书信。


十八岁仲夏,我吻你的那个夜晚,你都记得吗?你记得你对我说的话吗?你记得你哭了吗?你记得那个你妈妈去算命的故事吗?


所有这些,我一丝一毫都没有忘记,你还记得吗?


又是一个第二天,车站,奇热,你说,忘了你吧!


忘,如何遗忘?心,如何躲藏?


要从心底拿走一个人,有多痛,有多难,你知道吗?


又是雨天吖,我在同学家,忽然想去CZ找你,奋不顾身的,冲去车站,没有班车的,租了一辆面包,陪着司机饶过收费站,在颠扑的乡间路上,赶去常州。车中的我一句话都没跟司机说,就随着那颠簸的车颠簸罢。


其实,我不知道你实习的医院的位置,我只知道那座桥,运河旁的桥。我没有伞,我向着心中的方向走,我找到你宿舍,在你宿舍楼层的下面,等。等。等。等。你来了,不见我,让你宿舍的姐妹打发我了,我还能怎样呢?除了回家,我还能怎样呢?我是跑着去车站的,我不记得是怎样回到同学家的了,真的不记得了,仿佛回来的那段路变成了空白。我只记得,你,要我永远忘了你,忘了,去遗忘吧,我那初次的恋人呵,你还好吗?你快乐吗?你能否知道,今生,在我内心的最深处,有怎样的一个你呵。


你不消知道,可能也不屑知道罢。


我知道的就是,在今时今日,写下的这些文字,划过的这些痕迹,永远不会被磨灭的。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0 则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