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俗路上的无尽狂奔……

星期四, 十二月 29, 2005

waiting-any-time

| | 已有:0 则评论 | Bookmark and Share

李白----将进酒今天去了苏州,参加平安保险的书面考试,接下来就是等面试了。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现在没有兴趣去写Blog了,可能是因为自身的不确定吧!


前两天域名服务商忽然挂了,我还不知道。也就是聚网,他提供的免费php+Mysql服务器在国内来说少见的坚持了那么长时间----两年多,我还正准备找到工作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在他那弄个空间+域名好好研究研究WordPress,没想到,就象一夜之间,就蒸发了。虽然花了40块钱买的原来的域名挂了,但还得庆幸自己还没有把新的砸上去。

忽然之间就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无常。原来有些你认为很好的东西,并不是对的。就象某些东西某些人也忽然就消失了,就象没有存在过一样。


我随时等待一切美好的到来。真的,就在前夜的梦中,我猛然发现,其实我们就应该好好的享受一切,等待一切,他们虽然都会在某个时刻消失的无影无踪,也绝对会在某个时刻统统降临。不是吗?我深深记得,我当时脑中的句子是: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等待
我随时随地在等待
做你感情上的依赖
我没有任何的疑问
这是爱
我猜
你早就想要说明白
我觉得自己好失败
从天堂掉落到深渊
多无奈
我愿意改变(what
can I do?)
重新再来一遍(just give me change)
我无法只是普通朋友
感情已那么深
叫我怎么能收手
但你说
I only want to
be your friend
做个朋友
我在
你心中只是just a
friend
不是情人
我感激你对我这样的坦白
但我给你的爱暂时收不回来
so I
我不能只是be your
friend
I just can't be your
friend
我猜
你早就想要说明白
我觉得自己好失败
从天堂掉落到深渊
多无奈
我愿意改变(what can i
do?)
重新再来一遍(just give me change)
我无法只是普通朋友
感情已那么深
叫我怎么能收手
但你说
I only want to
be your friend
做个朋友
我在
你心中只是just a
friend
不是情人
我感激你对我这样的坦白
但我给你的爱暂时收不回来
so I
我不能只是be your
friend
I just can't be your friend

我不能只是做你的朋友


星期日, 十一月 27, 2005

government-workers-exam-over

| | 已有:0 则评论 | Bookmark and Share

石头城晃荡二日,廿五日害同学去通宵(他宿舍只有张单人床),廿六日考试,早晨《行政能力测验》,数字推理忒复杂(或是我反应不过来),耗时甚长,以致后15题没时间答了,遂于3分钟内涂鸦成功,估计----惨。


下午《申论》,与非典禽流感等等突发公共事件有关,幸而在廿五日去往南京的车上买了份扬子,在上面看到了松花江水污染相关的报道,于是在考试时涉及一些,考试前10分钟完成全部文章,手酸无比,于是坐着发呆。


考试结束后,随浩浩荡荡的"准公务员"大军走出南林大门,准备回家,忽然想到,《申论》最后一篇1000--1500字的文字写完之后,竟然忘了把标题写上,呜呼,考试到今日,从未忘记过作文标题,却在这时给忘了。


无言。



星期二, 十一月 01, 2005

the-dog-ages

| | 已有:0 则评论 | Bookmark and Share

曾经我天真的想,我要等到我工作了以后,来好好的怀念一下我的初中和高中,那些无暇阴暗的岁月。因为我以为到那时候,我才能真正告别我的青春时代,现在仍可以如 S 所说的那样:好在仍然可以大言不惭说一句"还年轻"。


但就在昨夜,确切说是今晨,我从一个梦中惊醒,拿起手机蒙胧的给 TLY 发去了短信。我以为一切似乎还都
在记忆中鲜活的活着呢!我在梦中见到了我初中的些许好友,甚至出现了一个我印象中都似乎不记得的、也不记得是否和我一起上过初中的名叫"大枪"的男生(我
已经不记得他的本名了),忽然鲜活般的出现了在我的梦中,一如以往的又高又大。一如以往的憨憨的笑着。(我并没有鄙夷的意思,他的笑其实是我至今为止见过
的最淳朴的笑了)。我初中最要好的一个兄弟在一株大树前,旋转着一个转盘,上面清晰的跳出刻度:十六岁


这当口我就醒了,睁着双眼,然后就意识到这一切再也回不去了;然后就想起王菲的《红豆》: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没有什么会天长地久;然后发现:在这莫名的感伤面前,我发出去的短信不知所云、如此苍白。



《善良的愿望抑或倒放胶片的感觉》By 伊沙 At 1989


炮弹射进炮筒

字迹缩回笔尖

雪花飞离地面

白昼奔向太阳

河流流向源头

火车躲进隧洞

废墟站立成为大厦

机器分化成为零件

孩子爬进了娘胎

街上的行人少掉

落叶跳上枝头

自杀的少女跃上三楼

失踪者从寻人启示上跳下

伸向他人之手缩回口袋

新娘逃离洞房

成为初恋的少女

少年愈加天真

叼起比香烟粗壮的奶瓶

她也会回来

倒退着走路

回到我的小屋

我会逃离那冰冷

而陌生的车站

回到课堂上

红领巾回到脖子上

起立 上课

天天向上 好好学习


[http://mediamax.streamload.com/zhu8cn/Hosted/melody/hongdou.mp3]


星期六, 十月 15, 2005

in-the-dream-of-butterfly

| | 已有:0 则评论 | Bookmark and Share

忙活了一天,总算把国家公务员报名完成了,也通过了资格审查。就等传上相关东西之后考试了。不过,最要命的是,书刚买来一天,看来要很多的努力和很多的运气才有希望达线了,加油!Zhu8,有点苍白罢。


昨夜做梦,在南京乱走,进一小巷,豁然就进了我们村了!(我家在金坛呢!),然后忽然遇到9J,说:“再坚持一会就可以到家了!”然后场景就忽的一跳,我躺在我原来睡的床上(现已拆了),折着身子,9J拍着我的后背,说,吐吧!吐出来就好了。原来我喝了酒,刚才在南京只是一场梦,一阵吐意又涌上来。(吐过的兄弟应该有过那种感受吧,想吐吐不出,喉咙里酸的辣人的感觉。)我一下就惊醒了(是在醒了),我迷迷糊糊在床边摸摸,原来吐也是一场梦(我那时迷糊着呢,根本没喝酒,怎么吐嘛!但好象嘴里真有种酸酸的感觉一样。忽然就头脑清醒了,但思想却模糊着,感觉我真成了庄周了,这梦中梦然后我醒了是否也是一个梦呢?


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这些天什么都没写,就在看着:

S仍然在继续写自己的东西,还去我的涂鸦本画了幅很搞笑的画,她似乎找到了一个叫子墨的知音罢。


Jeremiah比我好多了,一直在坚持弄Blog啊,比我有耐性多了。


E.Qiang在他的地里游刃有余,而且很勤快啊!留言总是让人很轻松,很随和的感觉。


March偶尔也发点Google的东西,估计神奇一刻比较耗时间吧!


Sky也有些象消失了。


CoolWolF则继续扯淡,广泛阅读。


还好8j彤彤和我一样,不过他们是忙的没时间,我是闲的没时间(?)。


都会好的,总会有的。那些风雨,还有阴霾。关于未来,就请你坦然。


大嘴巴一下:新开了家网吧,我来这上,今日如厕,门前抬头,忽见贴牌非“男”Or“Gentleman”,而曰:“观瀑亭”;忍不住朝女厕一瞄(是看门而不是里面哦!),各位猜猜是什么?


星期六, 九月 24, 2005

hate-resume-and-interview

| | 已有:0 则评论 | Bookmark and Share

简历是什么?去Google搜索一下模版吧!


还可以搜索下求职信的模版。


看完样本,我真的不知道该写什么了。如果你,作为一个接受简历投递的人力资源管理者,看到这些千篇一律的求职信,你还有什么热情来继续下去吗?不管怎么招聘,单位里只是多了些相同的人头数罢了,大家都是一个模版进来的,因为那就是大多数求职成功者所告诉你的“求职法宝”、“应聘利器”。看着别人都已经拿到了或多或少的——至少是能使你生存下去的钞票吧,你也只能和他们一样么?


一些“职场成功人士”给你指了条明路,他(她)建议你这样:


具体制作时可遵循以下几条原则:一、求职目标清晰明确。所有内容都应有利于你的应征职位,无关的甚至妨碍你应征的内容不要叙述。
二、突出自己的特长。每人都有自己值得骄傲的经历和技能,如你有演讲才能并得过大奖,对此你应详尽描述,这会有助于你应征营销等职位。
二、量化你的业绩或是用事实说话。诸如善于沟通或富有团队精神,这些空洞的字眼对招聘者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应举例说明你曾经如何说服别人,如何与一个和你意见相左的人成功合作。
三、自信但不自夸。充分准确地表达你的才能即可。
四、适当表达对招聘单位的关注及兴趣。这会引起招聘人注意和好感,同时可以请求面试机会。

ews/show.php?id=1541" target="_blank">《面试问题样例》,那么,我们需要做的难道仅仅是按照他们说的,去背会他(她)们所告诉你的这些所谓“技巧”,丰厚的薪水、优越的待遇,就会轻轻松松走到你的面前?

答案当然是!我所坚信的原则是:简历是死的,人是活的;求职信是死的,人是活的。


当然,不可否认,现在不是你简历和求职信的问题,现在的人才多的是了,人家叫不叫你面试也是一回问题,那样的话,你再能耐,再优秀,谁要呢?现在缺的不是人,而是有太多人需要工作了。而作为应届毕业生,我们面临的还有被抛弃这样一个问题,凭我个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我也是千千万万等待工作的应届毕业生的一员。


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我也在为我的简历该往哪儿投发愁。我没有求职信,因为我确实不知道写什么,我不知道我如果也写下那些千篇一律的话会不会让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因此而厌烦我,我们的最终目的都一样,他(她)希望能为单位找到一个适合拿那份钱的人,而不是为了别的单位培养一个人才,去等待他跳槽。所以,他(她)们可以坚决的说: 我不要应届毕业生,而我能做的也只有等待而已。


 

更重要的是,我没有CET-6级证书,自从大一拿到4级证书之后,虽然还学英语,虽然还喜欢英语,但我没有去参加过六级的考试。因为那时我还在学校,还没有真真实实的感受到找工作的压力,在我们那所学校里,考过四级的都只是很少的一部分,我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走过了四年;我也没有计算机证书,尽管我一直学着做了几乎3年的网站,自己研究HTML、CSS,做了好几个网页(不敢叫网站),也提供了一些模版,但也没有去考计算机的证书,在现在这样的“证书时代”,我似乎也没有资本去要求什么。


星期五, 九月 16, 2005

miss-any-time

| | 已有:0 则评论 | Bookmark and Share

昨晚,忽然就梦见了好些人,所以我今早就给Fish发去短信,得知她已经在我们当年军训的地方带学生了,只不过待遇不一样了。仿佛还是昨日的事,眼前却是物是人非了。而我们,也已经天个一方,各自算计着不知道是否是以后自己该走的路了,想念猛然间似乎强烈了起来,耳边想起顺子的歌:跟夏天才告別/转眼满地落叶/远远的/白云依旧无言/像我心里感觉/还有增无減//跟去年说再见/转眼又是冬天/才一年/看著世界变迁/有种沧海桑田/无常的感觉


而昨日惊闻两位通过Blog认识的老友,竟因为种种因缘际会从一南一北走到了一起,不日我可能还将成为他们喜宴的食客,更是惊叹这世界在无声无息中已在我眼前变化得如此迅疾,不舍昼夜。曾经对自己的大学几尽鄙夷,但现在想来,我只是讨厌那个躯壳,而我早已将自己的灵魂刻在了那些狗脸的岁月里,现在的我们大概都会在怀念吧,怀念那夜半歌声、怀念那关了灯的“209 Disco Club”、怀念那点着蜡烛斗地主喝开水的日子。


总会好的,这一切想念,虽然无法停止,但它至少,证明了我们一起走过。




卜算子

【宋】李之仪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 KEANE ::..Can't Stop Now



星期二, 八月 16, 2005

on-the-way

| | 已有:0 则评论 | Bookmark and Share

今天的事就是办档案和户籍了。先是在常州火车站,等2002次车。本是8点39分到的,结果要晚点至10点才到,心里一不舒服,就跑去汽车站了,结果,豪华VOLVO,价格自然上去了1倍。一到南京已经是中午11点半了。摇到一家KFC,要了个新出的新奥尔良鸡腿堡套餐:19文。饕餮完了赶快去找车,在网上查到:


江苏省高校招生就业指导服务中心地址:南京市江东北路299号(位于省教育电视台与省自考办之间)。公交:可选乘11、18、32、39、42、43、45、56、57、65、66、73、75、91、307路公交车到龙江小区、金盛百货或中堡村站下。

坐上了几乎是20年前的南京公交车32路,颠了几乎1个小时,在龙江小区下了车,问路之后找江苏教育电视台。还好不是Angel那种“路痴”,顺利找到了,在南京这个热且闷的中午,站到教育电视台大楼荫凉下时,已是一身汗了。上班时间是下午13:30分,只能坐在里面等,然后还算顺利的盖了一个价值20元RMB的档案迁移的公章,虽然效率有些慢,但总算完了。悻悻然的准备找车回车站,忽然想起自己在开始上车那个站的时候竟然忘了看站牌,不知道怎么才能回去了。


于是,只能变换方式,寻找火车站、汽车站之类的字眼,结果不幸看到了一辆摩托车撞上了一辆帕萨特。结果自然是理论,小帕掏出50块。小摩手微动了一下,并停止骂街3秒;似乎是不满意,继续提高分贝,小帕无奈,一张红色的掏了出来。小摩这下没有犹豫,揣上钞票,发动走了。剩下小帕楞楞的呆了5秒钟,也一个掉头走掉了。在没有一丝风、顶棚可有可无的公车站等了近15分钟,一身臭汗,钻进了半边座位被烈日暴晒的“游4”路车里,颠去了南京西站。



流水完了,在8月12日过完了自己23虚岁生日之后,忽然感觉到是要找份工作了。越来越觉得当前钱的重要性了,妈妈忙的没日没夜,经常头昏;爸爸已经有4年没有回来过过一个安稳的春节了;弟弟也终于要去读大专了。而我,是不是该好好想想自己的未来了?E.Qiang说:


网上又现“红头文件:2005年全国就业形势一片看好,就业率高达几几几”,看来还是真的不错嘛,只是偶尔纳闷,咋周边的一些朋友老叫苦这工作不好找呢,显然他们是在红头文件所给的就业率以外啦,看来是本不够优秀的他们没按要求降低自个门槛,于是才出现了合适的工作容易得到吗,显然不容易,所以也就很容易理解了。……但话又说回来,其实大学生找份工作确实不难,只是很多时候他们会发觉那比较委屈而已……

我倒无所谓委屈与否,只是自己不该再偷懒了。至于网站,也只有让它先杂草丛生一段时间了罢。


P.S:在南京,不幸被“三只手”兄光顾了背包外面的袋子两次,不过里面的几张废纸也许让他们失望了,不免又要被咒骂两句了,不禁汗颜;在金坛,在表哥那弄来一自行车,修链条、装挡泥板、装书包架,刚弄的象台新的,屁股碰坐垫刚两回,就被弟弟骑出去被人牵走了。谁让你背李宁挎包的?谁让你自行车看上去象新的的?这世道,作孽。


星期一, 六月 27, 2005

commemorate-my-college-life

| | 已有:0 则评论 | Bookmark and Share

大学四年,似乎眨眼间,便已然走到了尽头,现在似乎没什么想法,就好像浑浑噩噩的睡过了四年,一觉醒来,便忘却了曾经做过的那些梦了。身边的同学,都在忙着工作的事情,似乎只有我,像个闲人似的,天天就在玩。


在大头的文章里,他说到:


她们一定没有毕业过。或者,她们的毕业与南方无关,与小虎队 郑智化 张明敏 优客李林无关,与凤凰花无关。真叫我同情。

那么我,似乎也该是值得同情了,因为我的大学的毕业,例行公事的进行了:毕业晚会、毕业照、论文答辩之后,就是在等毕业证和学位证了。


然后呢?有然后吗?然后自然是卷铺盖走人。



大头说:


人生最让我恐惧的事情就是,年岁增长,发现自己与别人有着越来越多的“都一样”,却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慢慢湮没在人群里,无能为力,无计可施。

我似乎已经不需要去“越来越多”了,我却不是和别人“都一样”,而是和别人一样了,庆幸?抑或是麻木了?也和大头一样,在饭馆里饕餮。不过现在怕了喝酒了,那种头痛欲裂的感觉会延续到第N天。


大学里必然出现的是什么?两个空虚的灵魂,忽然在茫茫孤寂之海中发现了对方,于是紧紧相拥,希望走出孤寂,可那海之无穷,容纳一个人与两个人有何区别呢?孤寂仍是孤寂,只是多了片刻的欢娱而已。我也经历过这样的所谓爱情,发觉那只不过也是无趣而已,我更希望,能走到一个渺无人烟的地方,我,和自然,就我们在,我看着它,它看得到我么?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那一刻,我的心灵能有一回宁静的休憩。


希望几年之后,我能偶尔想起我的大学罢,这里面,有我那曾经狗脸的岁月。


星期三, 五月 18, 2005

for-the-forgetting-memories

| | 已有:2 则评论 | Bookmark and Share

我一向不屑于表现我很喜欢我的大学,以及我的大学生活的。我一直固执的认为,我不喜欢、甚至于厌烦我这4年来的龌龊大学生活——因为于我,就像是一段真空,空空而无物——似乎什么都没有经历,我的大学生涯就这样结束了。


昨天,在学校一附院的礼堂,我竟然会去参加毕业晚会,并且从开始一直坐到最后。完全忘了我去之前说的,半小时后走人的想法了。——倒不是昨日的节目有多么精彩,讲话有多么煽情,都没有。


倒是昨日,音响效果之差、准备之不充分,在那的应该都能感觉到了。这当然也包括我们的系主任以及各位老师们。但我确实,在只有瓜子、花生,没有水的情况下;在一会音响“唧唧喳喳”的叫上两声的情况下,一直坐到了晚上9点半,晚会结束的那一刻。



因为——我的大学生涯,在那一刻,已被标志结束了——在唯一一次鼻子酸了一下的时候,在我初中之时最爱的那首《祝你一路顺风》中,我们——毕业班的一帮——和师弟师妹们一起唱起这首歌的时候,还是酸了,真的酸了。


虽然,我曾经那样说过
躺在宿舍的时候,一位已经时常一起玩游戏的同学,说实话,他脑瓜蛮好使的,但常常向我抱怨:在“这样一个充满堕落与颓废的校园里”(原语),他却提不起哪怕一丁点学习的劲头来。
其实,我自己也知道,我现在所在的,是怎样的一所学校,仅仅60人不到的班级里面,竟然就为了搞跨那个班长,弹劾那个委员弄的你死我活,一盘散沙。或许,这些话里面有我的片面之词吧。但无论如何,我已经陷进或者说已经无意地去适应这样一个环境,并渐渐让自己变的麻木和明哲保身。
曾经在高中无限向往的,大一踌躇满志的,美好的大学,就剩下9个月了,并且是无觉珍贵的9个月,一班同学,竟还如以往一般,各人自扫门前雪。
而自己,竟也是这班中如此的一员。

不管怎么说,这,也许是我学生生涯的终结了——至少从目前来讲是这样的罢。我们,尽管一盘散沙似的——我和我的那帮一起度过四年大学的兄弟们,就要分开了。  今早,我给我们班一个女生开玩笑,说:


唉,怎么会在这时候做梦喜欢上你那?她给的回答却真的让我忽然想起,我们真的就要永远分开了:现在都快毕业了,你说这个还有什么用呢?你就不怕我难过啊,真是的。
你回你的家,我回我的家,若干年之后,你说不定连我什么样子都不记得了,到那时,就真的都忘了。

是啊,若干年之后,我还会记得,我在今天——2005年5月19日的早上,还这么跟一个同班女生开过这样的一个玩笑么?我还会记得,在昨晚——2005年5月18日晚上,我们开毕业晚会,我踩破了8只气球、在结束的时候,全班上去唱《但愿人长久》么?


Oh ~ Friend 我对你的想念
此刻特別强烈 这么多年
Oh ~ Friend 我对你的想念
此刻特別强烈 如此遥远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星期五, 四月 29, 2005

rashomon

| | 已有:0 则评论 | Bookmark and Share
《罗生门》


日本
大映株式会社出品
年份:1950年
制式:黑白
片长:88分钟
原著:芥川龙之介
编剧:桥本忍    黑泽明
导演:黑泽明
摄影:宫川一夫
美工:松山崇
作曲:早坂文雄
主要演员:三船敏郎、京町子、森雅之、志村乔

扉页在学刑事诉讼的时候,就听我们老师不止一遍的提到它,但是他给我们讲的,自然是如何从多种纷繁复杂的证据里面,从各种看似都有其道理的辩护或陈述理由中,辩出真伪来。 虽然说句实话,我并非为了要去练就缜密的思维方式、严谨的逻辑推理,而去到处寻找它。我只是想知道,人性,是否真的在《罗》中被揭露的彻头彻尾,一丝不挂。 就在自己苦苦寻找而不可得的情况下,在我以为现在这种老电影,或者说“严肃电影”,已经销声匿迹的时代里,却收到了差不多一个礼拜前无意去申请的百度影吧的测试,通过了批准,于是我进去一搜就搜着了高清晰版的《罗生门》。迫不及待,开始看了。



两个人呆站着,代表着日本这个多雨水国家的倾盆大雨似乎没得停。但是与雨声相反的,确是和尚和樵夫的一言不发,仅仅就是两声:“太不可思议”了,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又仿佛期待着什么,因为在我狭隘的观影经验中,每部电影,总得有什么故事发生,恰恰就如那后来赶来,却仿佛比谁都关心发生了什么似的死死缠着,无法摆脱。摆脱大雨所带来的压抑,所带来的无事可做、心如空穴、而且极有可能,就如那“庶民”一样,有着某种猎奇、八卦的心理。 他们说发生了一桩命案,却不提内容。庶民一直追问,两人却在说着:兵荒、地震、风暴、火灾、荒年、疫病,甚至亲眼看到多少人如“虫子”一般的死了或被杀死,但这种可怕的事却还是头一回。 这无疑是沟起了我如“庶民”一般的急切心情,想知道到底什么事,可以比诡异的大自然更加可怖。


烈日下,伴着后来在影片中频繁听到的那段音乐(什么乐器,我也不知道),强而有力。不自觉得想躲避那阳光,那让人感到浑身燥热的烈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耐着性子跟着他“走”向林丛中。随后,发现斗笠、断绳、木梳(在片中没看出来-_-!),然后是尸体,随着剧烈抖动的镜头,樵夫逃似的来到了“法官(或行政长官)”的面前。“法官”其实由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没有声音、没有面貌,镜头的中心对着每一个证人或当事人,只有他(她)向你陈述,并且据此判断法官到底问了些什么。 然而,法官并未在这件命案中起到任何启示性或开拓性的作用。从樵夫开始,每人各执一词,且竟然奇怪的死去的武士的妻子和有“嫌疑”的大盗都承认:人是他(她)杀的。 他们都是为了什么?


在大盗多襄丸的的口中,他俨然一个杀了人的胜利者,他说自己本不想杀那武士,他只是想“玩玩”而已。在他的叙述中,武士的妻子从反抗到妥协,并且最后主动“参与”了大盗她的计划。镜头切换到在公堂上放肆大笑的大盗,他是在告诉人们,他是一个胜利者。在他干完了自己想干的事情,准备动身,离开那对遭到袭击的夫妻时,那妻子扑倒在他脚下。她尖声喊道:“你们两人必须死一个”。如果她在明知那个强盗和她丈夫两人都知道她被羞辱的状态下继续活下去,那么这种羞辱就是无法忍受的了。强盗让步了。他割断武士的绑绳,他们打了起来。这场战斗是艰难的,但是公平的,最后强盗杀死了武士。后者跌倒在一簇灌木丛中,并且被绊住。那慈悲的一击是一把野蛮的刀穿过他的身体。


那庶民听说过这个多襄丸,他认为他如果把她杀死那才算是多襄丸。但僧人说,她也在差人局;因为差人在她隐藏的一个寺庙里找到了她。那激动的樵夫插话说,她的故事和强盗的故事都是谎言。庶民一面拆下来更多的木板条来添火,一面回答说,“人不能讲实话。他们是凡人。他们甚至经常不对自己讲实话。”那僧人更进一步地把欺骗说成是他们的根本弱点。“所以他们只能撒谎。”但是那女人的故事却与强盗的大不相同。 在一切都完了之后,妻子冲上去割短丈夫的绳,但是她却看到了:“他的眼里没有愤怒,甚至没有悲伤,而是冷漠稳定的目光,对我的藐视。”她受不了丈夫那种眼光,请求丈夫杀了她,但是丈夫依然是一言不发,只是那样看着他,冷漠、讥笑,就是不出一声。 据武士的妻子讲,在那关键时刻,她昏了过去。当她睁开眼睛时,她看到那把匕首插在了她丈夫的胸膛上。这时她又开始哭泣,并且继续说完那结局:由于不知该怎么办好,她从树林中逃跑(虽然她不能准确地回想起是怎样做的),直到她来到一个小山脚下的小池塘旁。我们看见她所描绘的那个场景的短暂的切入镜头,她最后说,她投河自杀,但没有成功。“像我这样一个可怜无助的女人能怎么办?” 镜头又切回罗生门,唯一一位没有参加或目睹这起命案的主角:庶民,承认自己被弄糊涂了,并且说:“女人就是那样。” 但是那和尚有更多的话要说。他要介绍那个死去的丈夫的故事。他说,死人是不会撒谎的——至少他“不能相信人是那样的罪恶。”但是即使如此,那庶民也不在意。他说,“毕竟当今有谁是诚实的?虽然有人相信他们是诚实的。人们愿意忘掉他们不喜欢的事情,所以他们编造故事。这更方便些。”他笑嘻嘻地咬了一口水果,然后靠到墙上准备听那死人的故事。 死者是借巫师的口讲他想讲的故事的:他妻子不仅要跟了大盗走,而且在走之前竟让大盗杀了她丈夫。连大盗听到都吃了惊,大盗抓了那妻子,问武士要怎么处置她,结果那妻子跑了,武士接受不了自己的妻子竟是这样,就在羞愧中自杀了了事。 三个人的故事,三种完全不同的死法。 结果看到后来,樵夫,终于讲出了自己以第三者的身份,看到了那场龌龊的“决斗”,那场战斗,按樵夫的叙述,恰是对强盗向差人所报告的那场英勇对抗的讽刺模仿。那两个男子根本不想打;他们实际上是害怕了。他们在那块场地上的虚张声势的周旋充满了喜剧,他们连剑都握不紧,每当他们偶然地触到对方时,都是心惊肉跳的。


出乎意料之外,就连我开始以为决计不会撒谎的樵夫,却忽然争辩起他死的时候身上是长刀,而非短刀。庶民因此知道了樵夫也没有说实情。因为他贪便宜,把那把能卖好几个钱的匕首纳为己有了。 故事到此,似乎已经说明了问题,人人都在自私,每个人都露出了自己人心丑恶的一面。 但在最后,黑泽明却安排了一个小孩的出现,他们在谈论的时候听到了小孩的哭声,他们试图找到那哭声的来源。庶民第一个到达那里。当和尚和樵夫相继到来时,他们发现他跪在一个婴儿的布包前,正在脱那婴儿的衣服。和尚立即抱起婴儿,樵夫则走上去推庶民,要求他做出解释。樵夫对这最后的“可怕行为”感到憎恶,但庶民却找到一系列玩世不恭的狡辩:如果他不干,别人也会把婴儿的衣服偷走的;从恶的方面来说,他要比那把婴儿无情地遗弃了的父母善良多了。樵夫反驳他,指出那父母在孩子身边留下了一个万事如意的护身符;他认为这护身符是他们遗弃这孩子而感到痛苦的标记。而庶民对这最后的呼吁,对人的同情心的呼吁却完全无动于衷。他说,自私是人要活下去的必要的态度。


这番话激怒了樵夫,他在愤怒之中指责庶民和那自私的强盗和武士是一路货,他跳上要掐他敌手的喉咙。在这里,他们扭打到外面的雨里。但是那庶民给了樵夫致命的一击,他指出樵夫的故事瞒不过他。樵夫感到有罪地陷入了被击垮的姿态:庶民把他推回到大门下的墙根处,那个和尚正抱着婴儿站在那里。庶民指控那樵夫偷了那把匕首:“贼喊捉贼!”樵夫垂下了脑袋。庶民掴他,得意地笑起来:“你还有话可说吗?”他在讥讽,然后边笑边走了。 婴儿哭了起来。我们现在又回到从大门外拍摄的远景镜头,雨似乎停了;偶尔有些雨点从大门的廊檐上滴下来,溅在石阶上。和尚向前迈出几步。樵夫跟着:他走近和尚,伸手去把那婴儿抱过来。和尚强烈地拒绝:“住手!你想剥他的衣服?” 樵夫感到震惊,并且露出受屈辱的神情,他默默地摇着头。他说:“我自己有六个孩子,多一个也没有什么,对吗?”从反拍的角度,我们看到和尚为他的误解道歉;但是樵夫承认自己对其他人的行为是抱怀疑的。“我感到羞耻。”和尚说他十分感激,樵夫愿意收养那个婴儿使和尚恢复了对的信念。 故事到此全部结束了,但我真的没有明白黑泽明为什么在最后要放上小孩这一节,为了说明什么? 希望?整个故事讲的,全都是互相猜疑,互不信任,各持一言。这部片子要讲的,就是人性的丑恶面,也许是为了部至于把影片拍的太绝望吧! 不过实话,影片,本身就是一种虚幻,没有人会去说,你这部片子拍的太绝望了,让人没有了生存的希望。但是这是电影啊?如果真的拿它当真,那最后的这一点小小的希望,于他有何补呢? 本身影片只是为了警醒,即使充满绝望,也仅仅是起警钟的作用,而非指导作用。电影而已。


现在超想睡觉了,乱出来的,不要介意各位:)


星期三, 三月 16, 2005

lonely-dream-catcher-and-francoise-sagan

| | 已有:0 则评论 | Bookmark and Share

忽然间伤感莫名,就在这快毕业而没毕业的当口。想到未来,那不确定的未来;就不免回忆起那无忧无虑的中小学的时光。


如倒流般,又听到了这首歌,记忆里鲜活的跳出了那幅画面——在树林中,胡斐追寻袁紫衣;而痴情的程灵素却来追寻胡斐,三人在同一画面的那个定格,在我的脑海里久久挥而不去。



惆怅随之而来,就如萨冈的那本成名作《你好,忧愁》般,当年还稚嫩之时,情绪是如潮水般的,有时会觉得自己很难过,难过的简直想要死去,好像这个世界遗弃了我,生命一瞬间就真空了;但更多的时候,却是快乐的,由衷的快乐,纯洁如水。


而现在的状态,却是更磨人的,是那种黏黏的愁绪,就如空气般,无从躲避,却有时浓得让我窒息。



萨冈说她一生追寻的是自由,心灵的自由,在爱情来临时,她毅然结婚,但当她发觉回到家时已不再有向另一半讲述自己一天的欲望的时候——爱情消失了,她又决然的离了婚;在她拿到稿费去旅游的时候,一位有名的报纸的记者想采访她,她却回绝道:“赚了钱却不能享受钱带给自己的美好时光,那赚钱干什么?”


然而,就是她,这位一生追寻自由的人,却一生都没能逃开孤独的尾随。在她的墓碑上是她早就为自己准备好的墓志铭:


这里安息着
不再为此痛苦的
弗朗索瓦.萨冈

好像自己瞬间就老去了,老的只剩下回忆了。


但愿这是短暂的心理低潮期才好。


孤独始终伴随着我——此记


星期日, 一月 16, 2005

politics-no-law

| | 已有:0 则评论 | Bookmark and Share

这些天,因为天气冷,再加上带我的老师去学习,整个办案的事都落到了我头上,于是就以公安局为家,10天没回来过了。


大家都还好吧!


近日办案有一件让我很是郁闷的感觉,一个土豪乡绅式的人物挑衅别人引起斗殴,两父子打一妇女,结果一个被行拘,一个被警告,该妇女也被警告。本来这个最多也就是违反公平原则,就是对这妇女和其中一个负主要责任的受到的处罚是一样的。


但奇怪的在后头。


行拘的,公安部门在没有任何担保和保证金的情况下,却没有对他执行该处罚。


该妇女不服如此处罚提起了复议,到我手上之后,我的报告马上出来了,就是对行拘的立即执行;撤销对另一主要责任人的处罚,加重处罚;对该妇女的处罚撤销,不予处罚。


开始的时候通过的很顺利,但在把办案单位的喊来之后,该报告就该永远失效了。


我在无奈之下必须将报告写成:“本案事实清楚,程序合法,依据法律正确,处罚得当,建议予以维持。”


因为他们来了之后,因为某些千丝万缕的关系,科长对我说的只有一句话:“有的时候,要讲政治,法律不是永远有用的。”


这就是法律?我以后要走的路?



不知道。



评 论


耶利米 @ 2005-01-16 13:12
要想活下去
就要改变自己~
长大总是痛苦的~


183 @ 2005-01-19 17:31
你这个不算什么,希奇古怪的事多了。
在中国就是要讲政治,同学!
谢谢你,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同学!


8j @ 2005-01-20 08:14
人渣枪毙一个少一个
可惜的是,这种状况一直在持续,而且就在眼前,却无法改变


liu6 @ 2005-02-05 22:56
不喜欢 政治就不要讲政治,在中国,法律也是为政治服务的呀 。
不要想不开,要学会生活首先就是要承认现实,这要才不会很 累。但这样可能会阻挠社会的发展哦


静静的 @ 2005-03-08 22:41
我们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

星期二, 一月 04, 2005

just-a-story

| | 已有:1 则评论 | Bookmark and Share

竟然是去年的同一时间写的……--2006.1.3 By Zhu8


如果你不小心路过这里,请你停住脚步,看一下下面他和她的故事,你的解答,也许会给他很多启发。我先代他谢谢你了!另外,请您不要去任意猜测谁是谁,这只是一个故事,而故事,仅仅是用来读的,不是用来猜测的。


他和她都快毕业了,他毕业了要回家的,他的家在很远的地方。他们没有办法走到一起了吗?——题记


《涅槃经》第十九卷「八大地狱之最,称为无间地狱,为无间断遭受大苦之意,故有此名。」

正在看《无间道》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她的短信:“我现在在SDDS,有空过来没?”


他于是问她:“你一个人?”


“一个人,来吗?”


“好的,我马上过来。”不过,他想先上下QQ,看下朋友在不,然后再去。


短信又响了:“不用来了!”前后间隔两分钟。


他感到很奇怪,于是问她:“怎么了?干吗又不用来了?”


“我也不知道”手机上这样显示。


他觉得不对劲了,跟在网吧的朋友说了再见,立刻拿起东西,带上帽子、手套,向外走去——这儿的冬天有点冷,他都已经生冻疮了。


到了外面,他给她打电话过去,想问一下是怎么回事。


可是,电话被挂了,再打,再挂,又打,还是挂。


他觉得有什么问题,担心她有什么事,开始跑了起来。向SDDS跑去。


他发去短信问,收到这样的回答:“没事,我这很吵。”;“我已经不在这儿了”;“我快到学校了”。


他没有理会,奇怪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于是跑的快了起来,快到那的时候,手机又响了:“我到学校了,求你,快来!”


他把手机揣进衣袋,快步向SDDS里面走去,在靠窗的一角,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旁边坐着一个男生,而她此时,手里正拿着手机。


他觉得脑袋嗡了一下,离开退出了SDDS的大门,在一棵树边蹲下,给她发了一条短信:“为什么要骗我?”


“不是你想的那样!否则连朋友都没得做。”他的屏幕上显示。


他忽然觉得好累。



他看见他们站起来,朝另一扇门走了出去…他不想站起来,他不想追,他不知道该想些什么…


…………

他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宿舍的,呆呆的想着:“她为什么怕我知道?”


他躺在了床上,躲在被窝里,呆呆的看着手机,希望她会打个电话过来,哪怕是条短信也行,不管说什么,只要有字在上面就行,他觉得心被吊着,就这样悬着,好难过的感觉…


可是,他等了一个晚上,什么也没有…


第二天,他睡到了下午3点,起来之后,打她电话:“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如需留言,请拨12580……”


下午17点10分,他终于收到了她的短信:“那人你看到了吧,我曾经的男朋友,之前的短信都是他发的。”


他提出要见她。


他们走在街上,她说些无关痛痒的话,他什么也不说。


他们坐在茶屋里,她翻看着杂志,他抽着烟,他仿佛在等什么,但是,只到他和她各自回了宿舍,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晚上23:31分,他一个人在宿舍,给她短信:“直说吧,迟早的事。我知道现在连自己的未来都不确定,根本没资格谈什么承诺。我在你的心中,是怎样的一个位置?我想听实话。”


“比普通朋友好一点的朋友,有考虑过更进一步的发展,但知道不可以。”


“你就觉得没可能了吗?这个世界就他妈的这样不可以改变?但是我知道,你不会去走没有把握的路的,是不是?相对于现实,我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我早就已被击倒,不管那伤有多大,我还是要挣扎着爬起来,我爬起来了吗?我不知道”


…………

他们聊到了快两点。


她说:“不说了,你我都很累,不管能否睡着,都睡吧。剩下的相处的时间并不多,我只想彼此能留下美好的回忆,你可以从此不理我,但我还是要感激你,不管你是否接受。”


“我为何要不理你?我并未付出什么、也未祈求什么,也许只是一场梦,梦醒一切已随风。不过说实话,我讨厌回忆。厌恶至极——因为我无法忘记。”


他躺在被子里,台灯还亮着,他想,这一切只是他对现实的一种反抗,仅仅是用来证明:他是错的。仅此而已。如果再聊下去,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言语忽然间变的如此苍白。


他不能确定,他以后会在哪儿,他无法确定,他是不是会留下来,而留下来,是为了谁。


“到底,什么是爱啊?”他想,象个孩子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