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俗路上的无尽狂奔……

星期日, 一月 16, 2005

politics-no-law

| | 已有:0 则评论 | Bookmark and Share

这些天,因为天气冷,再加上带我的老师去学习,整个办案的事都落到了我头上,于是就以公安局为家,10天没回来过了。


大家都还好吧!


近日办案有一件让我很是郁闷的感觉,一个土豪乡绅式的人物挑衅别人引起斗殴,两父子打一妇女,结果一个被行拘,一个被警告,该妇女也被警告。本来这个最多也就是违反公平原则,就是对这妇女和其中一个负主要责任的受到的处罚是一样的。


但奇怪的在后头。


行拘的,公安部门在没有任何担保和保证金的情况下,却没有对他执行该处罚。


该妇女不服如此处罚提起了复议,到我手上之后,我的报告马上出来了,就是对行拘的立即执行;撤销对另一主要责任人的处罚,加重处罚;对该妇女的处罚撤销,不予处罚。


开始的时候通过的很顺利,但在把办案单位的喊来之后,该报告就该永远失效了。


我在无奈之下必须将报告写成:“本案事实清楚,程序合法,依据法律正确,处罚得当,建议予以维持。”


因为他们来了之后,因为某些千丝万缕的关系,科长对我说的只有一句话:“有的时候,要讲政治,法律不是永远有用的。”


这就是法律?我以后要走的路?



不知道。



评 论


耶利米 @ 2005-01-16 13:12
要想活下去
就要改变自己~
长大总是痛苦的~


183 @ 2005-01-19 17:31
你这个不算什么,希奇古怪的事多了。
在中国就是要讲政治,同学!
谢谢你,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同学!


8j @ 2005-01-20 08:14
人渣枪毙一个少一个
可惜的是,这种状况一直在持续,而且就在眼前,却无法改变


liu6 @ 2005-02-05 22:56
不喜欢 政治就不要讲政治,在中国,法律也是为政治服务的呀 。
不要想不开,要学会生活首先就是要承认现实,这要才不会很 累。但这样可能会阻挠社会的发展哦


静静的 @ 2005-03-08 22:41
我们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

星期二, 一月 04, 2005

just-a-story

| | 已有:1 则评论 | Bookmark and Share

竟然是去年的同一时间写的……--2006.1.3 By Zhu8


如果你不小心路过这里,请你停住脚步,看一下下面他和她的故事,你的解答,也许会给他很多启发。我先代他谢谢你了!另外,请您不要去任意猜测谁是谁,这只是一个故事,而故事,仅仅是用来读的,不是用来猜测的。


他和她都快毕业了,他毕业了要回家的,他的家在很远的地方。他们没有办法走到一起了吗?——题记


《涅槃经》第十九卷「八大地狱之最,称为无间地狱,为无间断遭受大苦之意,故有此名。」

正在看《无间道》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她的短信:“我现在在SDDS,有空过来没?”


他于是问她:“你一个人?”


“一个人,来吗?”


“好的,我马上过来。”不过,他想先上下QQ,看下朋友在不,然后再去。


短信又响了:“不用来了!”前后间隔两分钟。


他感到很奇怪,于是问她:“怎么了?干吗又不用来了?”


“我也不知道”手机上这样显示。


他觉得不对劲了,跟在网吧的朋友说了再见,立刻拿起东西,带上帽子、手套,向外走去——这儿的冬天有点冷,他都已经生冻疮了。


到了外面,他给她打电话过去,想问一下是怎么回事。


可是,电话被挂了,再打,再挂,又打,还是挂。


他觉得有什么问题,担心她有什么事,开始跑了起来。向SDDS跑去。


他发去短信问,收到这样的回答:“没事,我这很吵。”;“我已经不在这儿了”;“我快到学校了”。


他没有理会,奇怪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于是跑的快了起来,快到那的时候,手机又响了:“我到学校了,求你,快来!”


他把手机揣进衣袋,快步向SDDS里面走去,在靠窗的一角,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旁边坐着一个男生,而她此时,手里正拿着手机。


他觉得脑袋嗡了一下,离开退出了SDDS的大门,在一棵树边蹲下,给她发了一条短信:“为什么要骗我?”


“不是你想的那样!否则连朋友都没得做。”他的屏幕上显示。


他忽然觉得好累。



他看见他们站起来,朝另一扇门走了出去…他不想站起来,他不想追,他不知道该想些什么…


…………

他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宿舍的,呆呆的想着:“她为什么怕我知道?”


他躺在了床上,躲在被窝里,呆呆的看着手机,希望她会打个电话过来,哪怕是条短信也行,不管说什么,只要有字在上面就行,他觉得心被吊着,就这样悬着,好难过的感觉…


可是,他等了一个晚上,什么也没有…


第二天,他睡到了下午3点,起来之后,打她电话:“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如需留言,请拨12580……”


下午17点10分,他终于收到了她的短信:“那人你看到了吧,我曾经的男朋友,之前的短信都是他发的。”


他提出要见她。


他们走在街上,她说些无关痛痒的话,他什么也不说。


他们坐在茶屋里,她翻看着杂志,他抽着烟,他仿佛在等什么,但是,只到他和她各自回了宿舍,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晚上23:31分,他一个人在宿舍,给她短信:“直说吧,迟早的事。我知道现在连自己的未来都不确定,根本没资格谈什么承诺。我在你的心中,是怎样的一个位置?我想听实话。”


“比普通朋友好一点的朋友,有考虑过更进一步的发展,但知道不可以。”


“你就觉得没可能了吗?这个世界就他妈的这样不可以改变?但是我知道,你不会去走没有把握的路的,是不是?相对于现实,我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我早就已被击倒,不管那伤有多大,我还是要挣扎着爬起来,我爬起来了吗?我不知道”


…………

他们聊到了快两点。


她说:“不说了,你我都很累,不管能否睡着,都睡吧。剩下的相处的时间并不多,我只想彼此能留下美好的回忆,你可以从此不理我,但我还是要感激你,不管你是否接受。”


“我为何要不理你?我并未付出什么、也未祈求什么,也许只是一场梦,梦醒一切已随风。不过说实话,我讨厌回忆。厌恶至极——因为我无法忘记。”


他躺在被子里,台灯还亮着,他想,这一切只是他对现实的一种反抗,仅仅是用来证明:他是错的。仅此而已。如果再聊下去,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言语忽然间变的如此苍白。


他不能确定,他以后会在哪儿,他无法确定,他是不是会留下来,而留下来,是为了谁。


“到底,什么是爱啊?”他想,象个孩子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