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俗路上的无尽狂奔……

星期三, 五月 18, 2005

for-the-forgetting-memories

| | Bookmark and Share

我一向不屑于表现我很喜欢我的大学,以及我的大学生活的。我一直固执的认为,我不喜欢、甚至于厌烦我这4年来的龌龊大学生活——因为于我,就像是一段真空,空空而无物——似乎什么都没有经历,我的大学生涯就这样结束了。


昨天,在学校一附院的礼堂,我竟然会去参加毕业晚会,并且从开始一直坐到最后。完全忘了我去之前说的,半小时后走人的想法了。——倒不是昨日的节目有多么精彩,讲话有多么煽情,都没有。


倒是昨日,音响效果之差、准备之不充分,在那的应该都能感觉到了。这当然也包括我们的系主任以及各位老师们。但我确实,在只有瓜子、花生,没有水的情况下;在一会音响“唧唧喳喳”的叫上两声的情况下,一直坐到了晚上9点半,晚会结束的那一刻。



因为——我的大学生涯,在那一刻,已被标志结束了——在唯一一次鼻子酸了一下的时候,在我初中之时最爱的那首《祝你一路顺风》中,我们——毕业班的一帮——和师弟师妹们一起唱起这首歌的时候,还是酸了,真的酸了。


虽然,我曾经那样说过
躺在宿舍的时候,一位已经时常一起玩游戏的同学,说实话,他脑瓜蛮好使的,但常常向我抱怨:在“这样一个充满堕落与颓废的校园里”(原语),他却提不起哪怕一丁点学习的劲头来。
其实,我自己也知道,我现在所在的,是怎样的一所学校,仅仅60人不到的班级里面,竟然就为了搞跨那个班长,弹劾那个委员弄的你死我活,一盘散沙。或许,这些话里面有我的片面之词吧。但无论如何,我已经陷进或者说已经无意地去适应这样一个环境,并渐渐让自己变的麻木和明哲保身。
曾经在高中无限向往的,大一踌躇满志的,美好的大学,就剩下9个月了,并且是无觉珍贵的9个月,一班同学,竟还如以往一般,各人自扫门前雪。
而自己,竟也是这班中如此的一员。

不管怎么说,这,也许是我学生生涯的终结了——至少从目前来讲是这样的罢。我们,尽管一盘散沙似的——我和我的那帮一起度过四年大学的兄弟们,就要分开了。  今早,我给我们班一个女生开玩笑,说:


唉,怎么会在这时候做梦喜欢上你那?她给的回答却真的让我忽然想起,我们真的就要永远分开了:现在都快毕业了,你说这个还有什么用呢?你就不怕我难过啊,真是的。
你回你的家,我回我的家,若干年之后,你说不定连我什么样子都不记得了,到那时,就真的都忘了。

是啊,若干年之后,我还会记得,我在今天——2005年5月19日的早上,还这么跟一个同班女生开过这样的一个玩笑么?我还会记得,在昨晚——2005年5月18日晚上,我们开毕业晚会,我踩破了8只气球、在结束的时候,全班上去唱《但愿人长久》么?


Oh ~ Friend 我对你的想念
此刻特別强烈 这么多年
Oh ~ Friend 我对你的想念
此刻特別强烈 如此遥远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2 则评论:

  1. 浮生志 说...

    ...想念,在不同的时刻来临......

  2. 浮生志 说...

    ...晚安南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