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俗路上的无尽狂奔……

星期六, 十月 15, 2005

in-the-dream-of-butterfly

| | 已有:0 则评论 | Bookmark and Share

忙活了一天,总算把国家公务员报名完成了,也通过了资格审查。就等传上相关东西之后考试了。不过,最要命的是,书刚买来一天,看来要很多的努力和很多的运气才有希望达线了,加油!Zhu8,有点苍白罢。


昨夜做梦,在南京乱走,进一小巷,豁然就进了我们村了!(我家在金坛呢!),然后忽然遇到9J,说:“再坚持一会就可以到家了!”然后场景就忽的一跳,我躺在我原来睡的床上(现已拆了),折着身子,9J拍着我的后背,说,吐吧!吐出来就好了。原来我喝了酒,刚才在南京只是一场梦,一阵吐意又涌上来。(吐过的兄弟应该有过那种感受吧,想吐吐不出,喉咙里酸的辣人的感觉。)我一下就惊醒了(是在醒了),我迷迷糊糊在床边摸摸,原来吐也是一场梦(我那时迷糊着呢,根本没喝酒,怎么吐嘛!但好象嘴里真有种酸酸的感觉一样。忽然就头脑清醒了,但思想却模糊着,感觉我真成了庄周了,这梦中梦然后我醒了是否也是一个梦呢?


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这些天什么都没写,就在看着:

S仍然在继续写自己的东西,还去我的涂鸦本画了幅很搞笑的画,她似乎找到了一个叫子墨的知音罢。


Jeremiah比我好多了,一直在坚持弄Blog啊,比我有耐性多了。


E.Qiang在他的地里游刃有余,而且很勤快啊!留言总是让人很轻松,很随和的感觉。


March偶尔也发点Google的东西,估计神奇一刻比较耗时间吧!


Sky也有些象消失了。


CoolWolF则继续扯淡,广泛阅读。


还好8j彤彤和我一样,不过他们是忙的没时间,我是闲的没时间(?)。


都会好的,总会有的。那些风雨,还有阴霾。关于未来,就请你坦然。


大嘴巴一下:新开了家网吧,我来这上,今日如厕,门前抬头,忽见贴牌非“男”Or“Gentleman”,而曰:“观瀑亭”;忍不住朝女厕一瞄(是看门而不是里面哦!),各位猜猜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