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俗路上的无尽狂奔……

星期日, 十一月 27, 2005

government-workers-exam-over

| | 已有:0 则评论 | Bookmark and Share

石头城晃荡二日,廿五日害同学去通宵(他宿舍只有张单人床),廿六日考试,早晨《行政能力测验》,数字推理忒复杂(或是我反应不过来),耗时甚长,以致后15题没时间答了,遂于3分钟内涂鸦成功,估计----惨。


下午《申论》,与非典禽流感等等突发公共事件有关,幸而在廿五日去往南京的车上买了份扬子,在上面看到了松花江水污染相关的报道,于是在考试时涉及一些,考试前10分钟完成全部文章,手酸无比,于是坐着发呆。


考试结束后,随浩浩荡荡的"准公务员"大军走出南林大门,准备回家,忽然想到,《申论》最后一篇1000--1500字的文字写完之后,竟然忘了把标题写上,呜呼,考试到今日,从未忘记过作文标题,却在这时给忘了。


无言。



星期二, 十一月 01, 2005

the-dog-ages

| | 已有:0 则评论 | Bookmark and Share

曾经我天真的想,我要等到我工作了以后,来好好的怀念一下我的初中和高中,那些无暇阴暗的岁月。因为我以为到那时候,我才能真正告别我的青春时代,现在仍可以如 S 所说的那样:好在仍然可以大言不惭说一句"还年轻"。


但就在昨夜,确切说是今晨,我从一个梦中惊醒,拿起手机蒙胧的给 TLY 发去了短信。我以为一切似乎还都
在记忆中鲜活的活着呢!我在梦中见到了我初中的些许好友,甚至出现了一个我印象中都似乎不记得的、也不记得是否和我一起上过初中的名叫"大枪"的男生(我
已经不记得他的本名了),忽然鲜活般的出现了在我的梦中,一如以往的又高又大。一如以往的憨憨的笑着。(我并没有鄙夷的意思,他的笑其实是我至今为止见过
的最淳朴的笑了)。我初中最要好的一个兄弟在一株大树前,旋转着一个转盘,上面清晰的跳出刻度:十六岁


这当口我就醒了,睁着双眼,然后就意识到这一切再也回不去了;然后就想起王菲的《红豆》: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没有什么会天长地久;然后发现:在这莫名的感伤面前,我发出去的短信不知所云、如此苍白。



《善良的愿望抑或倒放胶片的感觉》By 伊沙 At 1989


炮弹射进炮筒

字迹缩回笔尖

雪花飞离地面

白昼奔向太阳

河流流向源头

火车躲进隧洞

废墟站立成为大厦

机器分化成为零件

孩子爬进了娘胎

街上的行人少掉

落叶跳上枝头

自杀的少女跃上三楼

失踪者从寻人启示上跳下

伸向他人之手缩回口袋

新娘逃离洞房

成为初恋的少女

少年愈加天真

叼起比香烟粗壮的奶瓶

她也会回来

倒退着走路

回到我的小屋

我会逃离那冰冷

而陌生的车站

回到课堂上

红领巾回到脖子上

起立 上课

天天向上 好好学习


[http://mediamax.streamload.com/zhu8cn/Hosted/melody/hongdou.mp3]